felicity

Beyond Remedy

庆祝《毒液2》定档,索尼爸爸有钱了是否考虑一下大明湖畔的《超凡3-4》啊。

在二刷《毒液》时,基友和我吐槽记者是什么神仙职业,总能勾搭到貌美如花的小总裁,详情参见超蝙、虫绿、埃卡。我一想,唉,真的呀!虫绿、埃卡这两对同一宇宙的cp相向性超高啊,而且埃迪和彼得在一家报社工作还是竞争关系,在无限脑补他俩相互攀比谁家总裁更加美貌(ಡωಡ)

本文主cp艾伦,虫绿戏份略少,介意勿入。本人真-第一次写文 接受一切批评建议,但不接受辱骂。

不啰嗦了,感兴趣的话就看下去吧

﹌﹌﹌﹌﹌﹌﹌﹌﹌﹌﹌﹌﹌﹌﹌﹌﹌﹌﹌﹌﹌﹌﹌

         "开始逃吧,埃迪,我们的游戏开始了"

          莱图斯.卡萨伊笑得万分诡异,他的脸像被灼烧过一般布满了红疮 ,配上狰狞的表情活脱脱一个刚从地狱中爬出的恶魔。可他对面的记者不为所动甚至有些轻快的回答到:

         “您还是好好享受您的监狱生活吧,卡萨伊先生。”

          艾迪向狱警示意,转身离开了卡萨伊的囚室。三重铁门重重的关上,发出沉闷的“轰”声,心脏也跟着停颤了一秒。毒液的声音在脑海中想起:

          “埃迪,你怕了吗?”

          “没有,我怕什么?”

           狱警看到记者神经质般的自言自语,安慰到:“莱图斯.卡萨伊绝对是世界上最恐怖的人,但你没必要感到害怕,他被关在Ravecraft,他绝对出不去。”

            “呵,电影中,每一个狱警都会这样信誓旦旦的保障,但第二天变态杀人狂铁定越狱”

         但埃迪没有吐槽出来,他表达了谢意,并表示想自己走出去。狱警体贴的表示同意,他知道大名鼎鼎的记者布洛克需要找个地方吐吐,他去过无数战地,揭露过无数坏人,但卡萨伊——他根本不是人!

         “埃迪,你真的怕了?”

         “噢 ,不,毒液,我绝对没有。卡萨伊不会使人害怕,他就是一个毫无特点的坏人。我昨天晚上打好的草稿在见了他之后一个字也不需要改,他可以被安在任何一部电影里扮演变态杀人狂,他坏的彻头彻底,毫无新意。不像某人,一边扮演悲天悯人的上帝,一边将人送入地狱。最后再当个普罗米修斯,被烧死也要为人类盗取火种,真不知道我和他谁才是反派。”

          像应和他的发言似的,在监狱的西北角传来一声悲鸣。埃迪全身僵住,他认出了这个声音,这得益于毒液为他强化的强于常人十倍的听力,更是因为自己困顿的六个月里无孔不入的折磨,像是全美的电视台都在赞扬着伟大的卡尔顿.德雷克。而埃迪满脑子都是他,比毒液入侵自己的大脑都要严重。他甚至能在德雷克开始华丽洗脑演讲前的吸气声中分辨出他来。所以他百分之百确定那声细小的呜咽是德雷克发出的。

          埃迪毫不犹豫的示意毒液掌控身体。黑色的巨人灵活的攀上墙壁,完美的躲过监控,火箭般地冲了出去。毒液边跑边兴奋的叫到:

          “我们是去把德雷克的头啃下来吗?他看起来向裹满蜜糖的巧克力,我保证,他绝对是最美味的人类。”

          埃迪扶额道:“不,你不能!听着!毒液,他已经被法律处决了,不归我们管了。”

           “那你赶过去干什么,埃迪”心里有一个声音冷笑到。

           

           埃迪不能相信看到的这一幕。巧克力被拨了外皮被暴露在空气中。一个男人猥琐地抚过蜜色的皮肤,德雷克身体抽搐这想要躲过那双恶心的手。可身前还有一个男人掰着他的下颌骨将他的嘴打开。将那张会吐出最蛊惑人心的死亡邀请的嘴里塞满了污秽的东西。

          埃迪觉得全身的血都冷下来了。他冲上去咬下了前面那个男人的脑袋,对着颈总动脉厮磨,让他体会死亡逼近的痛苦与绝望。但这让他恶心得快吐了,他脏了毒液的嘴。埃迪将无头的尸体踹到在地,踩向他的下体,将那里碾成一摊烂肉。剩下两人惊恐万分的试图逃走,当然这毫无意义。几秒钟后,他们就被残忍的肢解成了碎块。

           德雷克蜷缩到了囚室的一角,缩到看起来向只刚出生不久的猫仔子。埃迪手足无措的待在原地,天知道他该拿德雷克怎么样!

        “谢谢你,埃迪。”德雷克近乎无声的说了句。

        

       在意识到的前一秒 埃迪已经抱着德雷克冲了出去。

        “呵,他不应该受制于法律。”

         

          埃迪不知道他该怎么说服自己,两个月前,他用他在旧金山的所有人脉,和安妮不眠不休的努力了两个星期,确保大难不死的卡尔顿-德雷克余生都要在监狱里度过。那现在他在做什么?

          

          埃迪低头看向怀里的人,德雷克眼神凛冽地盯着一间牢房。埃迪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

         空旷的牢房里一面巨大的镜子碎成了三瓣 ,映出了一张苍白诡异的脸。他长的一点也不吓人,相反美丽到近乎不真实。精致的五官配上蓝到散发幽光的双眼,像是橱窗了大师制作的BJD娃娃。他的右脸爬上了数条绿色的疮疤,像是纹身,像是刻痕,像是撒旦书写的罪孽之书。

           他右边嘴角轻轻勾了一下,牵动绿色的疮疤仿佛活了过来。

         

评论(3)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