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licity

Beyond Remedy (2)

       埃迪圈紧了怀中的人儿,疾驰的摩托带走了全身的温度。怀中的德雷克瘦到几乎用肋骨骼着自己的胸膛,埃迪无法抑制心中的怜惜。他将下巴搁在德雷克的肩窝里,渴望用身体的温度去温暖那具冰冷的躯体。


       无论是出于人道主义关怀和是些许歉意,这个动作都太过亲密了,但埃迪就是无法控制自己的下巴挪离那片滑腻的皮肤。


      


       埃迪推门进入了公寓,逼掖的空间,凌乱的布局,就差没用大字提一个“loser的单身公寓”。埃迪窖迫的说:“公寓有些乱,没怎么有时间收拾”

       “挺好的,多富有生活气息。”德雷克的声音真诚的无可挑剔,可埃迪敏锐的察觉出了浓浓的讽刺。刚要炸毛回怼句,也不看看是拜谁所赐。但看到德雷克布满疲惫的脸,收了声音。


        埃迪心中的德雷克一直那么春风得意,焦糖色的眼睛里一直闪这志在必得的光芒。终有一天他击碎了这光芒。


        “可以借浴室一用吗?布洛克先生”

        “当 当然,我去给你准备换洗的衣服。”


       埃迪在客厅里紧张的搓手,浴室的门被毒液摔了后一直无法闭紧。埃迪怎么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神往那处瞟。这不由让自己想起在高中时,第一次和初恋女友过夜时,率先洗完澡的自己就是这样紧张的坐在床上等女友。


       天哪,自己在想什么,真是单身太久,见着个好看的就要向龌龊的方向想。埃迪揉揉眉心,拎起笔电,准备去向JJJ交差。JJJ的大嗓门总能叫人冷静。


   



         “你偷吃巧克力了?你身体里的脑啡肽比上次我们把陈太太店里的巧克力吃光时,分泌的还多”毒液愤愤不平的说。

         “我不是,我没有。”埃迪无力的解释到,他真的没力气吐槽毒液在自己的身体里,自己如何 偷吃 巧克力。至于脑啡肽的飙升,鬼知道呢。







         还没踏进办公室,埃迪就听到JJJ中气十足的骂声“天哪,埃迪,你是卡萨伊第一个允许靠近的记者。但你的文章还没纽约时报上杜撰的文章有看点。你怎么不问问卡萨伊有没有悲惨的童年,是不是惨遭霸凌。像《惊连环杀人狂的长成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你就把大家知道的又重复了一遍。你批判德雷克的妙笔生花!”

     

         埃迪暗翻了个白眼,您这100个词不带停顿的本事不去搞说唱真是可惜了,至于卡萨伊他就是个一黑到底的坏蛋有什么好发掘的,让毒液一口吞了就好。



         JJJ像是感受到了埃迪的不屑,冷冷的威胁到:“我前些天让你去跟踪蜘蛛侠,你一张都没拍到,而我新招了个"大学生",每天都给我发一张蜘蛛侠。人们爱看这个,一只奇装异服的爬虫,不知是善是恶。至于你那老掉牙的《布洛克采访》就等着变成《蜘蛛侠吐槽大会》吧”


         JJJ气哼哼的出去刚好错过了来找他的彼得。埃迪看着这个头发像鸟窝的大男孩没好的说“Peter.Parker,ha,和大英雄蜘蛛侠的关系不错啊,他还特地为你凹造型。”

        

      彼得慌张的解释到:“他经常从我们街区经过,我就,就,用长焦镜头……”

        


      彼得的双手乱划,活像一只惊慌失措的小鹿。埃迪心一软。他蜜糖色的大眼睛该死的像某人,而且听lobby说他自小父母双亡,和婶婶相依为命,每天都匆匆忙忙地赶来报社,本应肆意欢笑的年纪却要承受着不堪承受的重负。


       “Hi,kid,我只是有点嫉妒你,你看你才来了三个月就要替代我了,我不要面子的吗?”


         “没有,没有,布洛克先生,您一直是我的偶像!”



          “为什么?我只是一个彻头彻底的loser,我坚持的正义使我失去了我爱的人,我的懦弱与回避让她离我越来越远,我或许是胜利的那个,但我却再也无法挽回她了。”


           “是你啊,Peter。”彼得的脑海中满是那张布满绝望的脸。



            埃迪看着彼得渗满悲伤的眼,上前拍了拍他的肩。“kid,做loser的最大好处,就是你可以轻易接受自己的失败,试着去改变一下,万一挽回了呐。顺便问一下,明天有个实地采访,有没有兴趣和我一起去。”


           彼得内心一暖,是啊,自己已经失去了那么多,为何不试着去挽回一个。“好的,布洛克先生,我明天跟你去。”但今天我要去看看他。









评论(3)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