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licity

Beyond Remedy (3)

          

         德雷克把粘在手腕的小芯片取了下来,将指肚覆在上面,芯片收指纹激活投射出一粒子显示屏。德雷克拨通了哈利.奥斯本的电话,奥斯本的帅脸瞬间映到屏上。


         “亲爱的卡尔顿,你回 家 了”


          “奥斯本先生……”

       


          “哦,卡尔顿亲切点,叫我哈利就好。我们是‘战友’,不是吗?”

         


       “当然,生命基金会与奥斯本公司一直是最‘真诚’的合作关系”

         

       “不然,我为什么花一个亿去修复一个计划烧焦的碳人。看看这张俊脸,你不会想知道两个月前它长什么样子”

          


      “您不是为了暴乱吗?他消失了,您就在觊觎毒液。对您表达谢意的应该是共生体啊。”

       


      “那就把毒液给我带回来吧,奥斯本公司与生命基金会一直是最好的‘伙伴’。”

          

     哈利切掉了通讯。德雷克叹了一口气。转身去了厨房






        埃迪忙活了半下午终于改好了稿子,将稿子拍给了编辑,扭头离开了报社。彼得也急冲冲地跑了出去。


          

        埃迪拧开门锁,飘来一阵饭香,毒液迫不及待的探出头来。德雷克将最后一盘菜放到了桌上。速冻披萨被煎至金黄,精致程度不亚于高档餐厅大厨的作品。蔬菜浓汤冒着热气,浮上西兰花被摘的娇小可爱,将埃迪家带着缺口的寒碜餐具衬得逼格高了不少。


            一阵暖意从埃迪心中升腾,温暖了一路疾驰回来冷透了的躯体。自母亲离世之后,就再也没有感受过这份温馨了。前三十年一直在漂泊,和安妮在一起大抵是最安稳的一段感情了。只是安妮比自己还忙,印象中他们从未谁做好饭,等着另一人回来。这种家的感觉太陌生,也太  珍贵  了。


              埃迪吸吸鼻子,上前捞起刀叉,准备享用专门为他做的大餐。但却被一下打掉。德雷克轻柔冷冽的声音响起:“布洛克先生,我有理由怀疑,您餐前从不洗手。您战地、疫区都会经过,用餐前竟然不净手消毒,你还活着真是上帝的眷顾。而且,无意冒犯,你们家竟然没有洗手啫喱①!你这么多年是怎么生活的!”


              埃迪关于卡尔顿“贤妻良母”的错觉瞬间被击破,他还是那个杀人不见血的毒舌总裁:“天呐,卡尔顿,你总能在别人念你一点好时把它破坏掉。而且洗手啫喱,这不重要。”


             “这很重要!”


            埃迪还是被逼着去净了手。德雷克向教小学生一般,指挥这埃迪手心手背各清洗了五遍,连指缝都不放过。


            埃迪生无可恋的回到桌子上,感慨科学家都是变态级别的强迫症,他做菜怕不是按照方程式做的,这绝对不能吃。我埃迪就是饿死,从这里跳下去,也绝不吃变态科学家的黑暗料理。毒液显然没感受到宿主微小的倔强,控制这宿主一口吞下一大块披萨。唉,真香!





            这厢埃迪在大快朵颐,而可怜的皮特在Ravecraft附近徘徊了许久了。Ravecraft刚失踪了四名囚犯,其中还有“风云人物”卡尔顿.德雷克。这个专门关押超级罪犯的全美最严监狱将警戒等级提高到了最高。


             如果这是越狱的电影,男主角一定可以通过下水道潜进监狱营救他的朋友。但生活不是电影,下水道不是完美的逃生通道。它该死的布满了红外探测器,连只耗子都爬不进去!


             


           彼得终于等到狱警换班,跟着他们贴着墙顶

溜了进去。透过改装的镜片彼得发现走廊里也布满了红外。彼得小心得避过狱警,身体以近乎不可思议的姿势避过了红外线。若你有心观赏就会发现蜘蛛侠先生狂扭他的细腰翘臀,像跳什么狂热的舞蹈。


         彼得记者的职业病犯了,脑海中疯狂闪出一个标题《惊!蜘蛛侠为何在监狱里搔首弄姿》JJJ肯定爱死这篇文章了。


        说起来,他总觉得JJJ对蜘蛛侠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幻想,要不然他怎么三句不离蜘蛛侠,对他的照片有狂热的追求。


      

        彼得控制不住自己冒出的白烂话,他承认自己太紧张了。从在电视了得知哈利回国的那一刻起,他就紧张的六神无主了。八年,他就那样不声不响的离开了八年,然后毫无征兆的回来。彼得真的不知道如何面对他。一切太快了,他们还没找回儿时的亲密,一切就分崩离析了。


        彼得拉着蛛丝从墙顶,倒立这缓慢落下,像极了他带着蜘蛛侠的面罩去拒绝哈利的那天。只是哈利不在是那副满怀希望,笑容明朗,仿佛把黑夜都映亮的美丽模样了。哈利缓缓勾起嘴角,蓝色的眼睛仿佛暴风掀过的汪洋,肆虐这名为仇恨的巨浪。


        “哦,蜘蛛侠, 你终于舍得来看我了?”哈利声音甜腻,鼻音撩人,但那刻骨的恨意让人不寒而战。


        “抱歉,哈利,这些天我脑子很乱,没来看你……”


        “为什么向我道歉,为你漂亮的小女友?”


        “别,求你,先别提格温。哈利,你欠格温的;我欠你们的,我们以后再算。先给我你的血样,我觉得我能治好你的遗传病。”


         “我终于得到你的垂怜了,哈?蜘蛛侠。我不需要了。说起来,我还得感谢你,蜘蛛侠。谢谢你把哪些虚无缥缈的希望浇灭,告诉那个可怜的废物别在懦弱下去。多亏了你,我才杀死了那个废物。”


        “亲爱的蜘蛛侠,我一点也不在乎我能活多久,只要能看着你生不如死就好了。”


         彼得上前想说什么,哈利也靠近囚栏。他们靠地极近,哈利将温热的鼻息喷在彼得的颈间,像毒药般侵入彼得的骨髓。彼得想逃,但他不能再失去哈利了,懦弱只会让他失去更多,本叔、格温……


        彼得继续靠近,近乎鼻尖相碰。“Harry……”


       哈利诡异一笑,双手重重拍向栏杆,沉闷的撞击声在阴森的监狱里回响,随后刺耳的警报声也响起。彼得不得不慌忙逃离。


        “Have a nice life, spiderman!”




      ﹎﹎﹎﹎﹎﹎﹎﹎﹎﹎﹎﹎﹎﹎﹎﹎﹎﹎﹎﹎﹎﹎


①源于B站上一个视频,采访riz超级反派是怎样炼成的,riz信口胡扯,一直强调免洗净手啫喱,可爱死了😂,你们快去看,我不允许有人没看过!!!


还有JJJ的形象参考漫画,和《毒液》里的设定不太一样,希望大家不要介意。


评论(8)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