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licity

Beyond Remedy (4)

        埃迪风卷残云的吞着饭,像十天没吃过饭的饥民;德雷克小口小口的啜着浓汤,优雅的宛如在米其林餐厅享受五星大厨的大餐。唉,万恶的阶级差距。


        德雷克等埃迪近乎把盘子舔干净才放下刀叉后,优雅地起身,利索的收拾好了餐碟。在转身走向厨房时,埃迪拉住了他。


        “嘿,饭你做的,公平起见,碗我刷”


        “公平?”德雷克冷笑了一声“你救我出来,就为找为平摊家务的室友?”他挑了挑左眉,连眉上两颗小痣都写着讥讽。


        “不是,呃……”埃迪不知道怎么回答,该死的他连自己都说服不了,如何回答德雷克。他应该烂死在牢里,那是他应得的,他浑身上下没有一个毛孔不透着罪恶。那为什么救他……


       “呃,德雷克,你知道吗?几乎所有都有权利对你唾一口痰,骂一句你罪有应得。但不包括我。”埃迪低着头不知道是在对谁说,“我必须承认我一直戴着有色眼镜看你,我一发现你的丑闻就幸灾乐祸。我迫不及待的拉你下马,有多少分是出于正义。虽然我报道的几乎全是事实,但我没有立场去谴责你。我只是‘针对’你!”


           埃迪深吸了一口气继续到:“你知道吗?我妈是得糖尿病去世的,全身浮肿,失明失聪。我多想有人帮帮她,那太痛苦了。但没有,可是,三个月后,你的新药上市。我妈的病友,她只多等了三个月。一年后她在我妈的墓前,劝我节哀。我当时在想,‘去他妈地节哀,为什么死的不是你,还有该死的德雷克为什么不救我妈’。可笑吧,我不去祝福活下来的好人,却诅咒他;我无法看到你救的人,只怪罪你没救的。”


          埃迪猛地抬起头来,直视德雷克的眼睛。“你不觉得毒液和暴乱与我们如此契合是有原因的。我懦弱、自私、偏执;你自大、冷漠、残忍。我们都是失败之人,共生体将我们的罪恶无限放大,我们还在大肆庆祝。我们之间的对抗双方都没多少正义,只是犯错之人的肆意狂欢。”①


          “我们是同类啊!”


          德雷克嘴唇抿成了一条线,长睫下的眼眸涌动着的是埃迪看不懂得情绪。




﹎﹎﹎﹎﹎﹎﹎﹎﹎﹎﹎﹎﹎﹎﹎﹎﹎﹎﹎﹎﹎﹎﹎

翌日


       犀牛人在街道上横冲直撞,红色的身影灵活地闪来闪去,活像一场精彩的斗牛表演。


      “嘿,大块头,看这边。”瞧,他还逗上瘾了。蜘蛛侠往墙角一躲,犀牛人却因动量太大无法制动,像一座小山般撞到墙上。犀牛人彻底暴怒了,不顾疼痛和眩晕,直直冲着那抹红色追了出去,一副不把他碾成饼不罢休的样子。


       这时,手机铃声响了。蜘蛛侠慌忙地接起电话,一声暴吼冲出话筒险些将自己的鼓膜震裂,“Peter!你最好有理由!集会都快结束了,该死的你在哪里???”


       蜘蛛侠一边躲着攻击一边解释到:“呃,布洛克先生我遇到了一些意外……就,就,在等我一会。”


       一时不注意,犀牛人拽住了他的腿,狠狠地砸到了地上,手机也飞了出去。一拳捣到肚子上,彼得感觉自己的内脏都被拍烂了。压下喉中的腥甜,彼得用蛛丝拉起井盖,全力掷向犀牛人的脑袋,小山终于轰然倒塌。


      彼得赶紧抄起手机,夺路逃了出去。他一点都不担心犀牛人危害路人。该死的这些超级罪犯只是冲着自己来,对搞事情一点兴趣都没有。长着一张十恶不赦的脸,却只想和你打一场拳击比赛, 你死我活的那种。自己就一学费都交不起的苦逼学生,何德何能让这些超级罪犯趋之若鹜。


       内心里,彼得知道是谁这么幼稚又疯狂,倾尽所有,只想让自己痛苦。


       彼得终于赶到了采访现场。埃迪看着这个头毛乱飞、灰头土脸、活像一只惨遭蹂躏的小狗的小孩挑了挑眉。声音不由软了下来:


     “来了就好,开始采访吧!”


﹌﹌﹌﹌﹌﹌﹌﹌﹌﹌﹌﹌﹌﹌﹌﹌﹌﹌﹌﹌﹌﹌﹌


①见视频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36224836?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copy_link&bbid=aV0_WWFRNwM3UmUGegZ6infoc&ts=1543377828863

这个视频甜死了,riz撒娇叫汤老师爸爸😂,还有关于人物的分析。


说实话《毒液》剧本漏洞无数,真不算什么好作品。但两位主演将自己的思想融入角色,演出来真正打动我们的作品,真希望索尼能在拍《毒液2》的时候写一个好剧本,别浪费了汤老师的神仙演技。


   还有,Peter的音译是彼得还是皮特啊😂我知道虫绿圈的太太一般用英文,但我懒得中英文转换,所以大家习惯哪个?希望大家给个意见🙏


 


评论(4)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