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licity

Beyond Remedy (6)

         德雷克能清楚的感知自己的血液在流失,这种感觉很奇妙,像是你能清晰的感受到生命的流失。耳边是兴奋的粗喘,屠夫要刨开他的羊羔了。


         “嘿,你说毒液什么时候来救你啊?”红头发的男人咽着唾液,极度兴奋的说。


         德雷克皱了下眉,这个变态是怎么得知毒液的,又为什么用自己引埃迪上钩:“那些共生体都死了。”


          “liar! 我在Ravecraft见过他!”卡萨伊说着疯狂的往卡尔顿的脖子上划了一刀。德雷克能感到鲜血喷涌而出,忙把手压了上面。卡萨伊的双眼都变成了血红色,狰狞的脸上写满了疯狂。


          德雷克只好安抚他道:“我的意思是生命基金会的共生体都死了。至于毒液——我们是死敌。我这样都是拜他所赐。他想杀了我,但心里过意不去,所以你这样做是在帮他。放了我我可以把他们引过来。”


          “放了你?你肯定不会引他们过来。而你在这儿。埃迪.布洛克一定会来的,毕竟你是他最重要的人啊!而且我喜欢你濒死的样子,这是一种艺术。”


        德雷克内心掀起惊涛骇浪,他不知道如何反驳关于“你是埃迪.布洛克最重要的人”的说法。冥冥之中他觉得这是对的,他和埃迪已经牵连成了一个整体。不管是作为埃迪最恨的人,或是别的,自己已经是最重要的那个了。德雷克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你觉得自己是犯罪大师,完美的掌握这杀人这项艺术?说实话我觉得你差点远哪。你享受被害者喷涌的鲜血,欣赏他们恐惧的表情。可是你真的决定他们的生死了吗?你会做的只是想让他们死的快点就隔断他们的大动脉;想让他们死的惨点就避开要害多捅几刀。但你能让他们死在你想好的那一秒吗?”德雷克因大量失血,嗓子变得干砺沙哑,配上原本温柔有礼的说话方式,结合出了一种几度瘆人的声音,像魔鬼的低语。

         “我赞同你的话,杀人是门艺术,或者说人体就是艺术。我在13岁接触解刨,我剖开过数百具尸体,这绝对是最美丽的造物。你可以顺着每一根神经血管探索人体的奥秘,你也知道了人类的脆弱与死穴。你享受着你用解剖剪挑断一根神经,他就失去一丝控制的快感,你觉得你是上帝,你主宰了这一切。”


         德雷克说着松开捂着伤口的那只手去抅卡萨伊手中的刀子,卡萨伊神使鬼差松开了刀子,看着德雷克将刀在指尖灵巧的翻了过来,对准手臂的正中央割了下去 翻开两层肌肉,精准的挑断了正中神经,又将刀子拔了出来插在了手心内侧,好不意外,这里完全的失去了知觉。德雷克将手托到了卡萨伊面前 ,垂下的手腕很快浸满了鲜血。


          “我可以切断人的延髓中段,让他在在46秒后死去 ,往上切一点他会在3分半死去。但这个游戏我16岁后就厌倦了。这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你却把这当你的绝技,你不同与别人的地方,你喜欢报纸上称你为‘世上最恐怖的杀人犯’不是因为你杀人有多么厉害,只是因为没有人和你比较而已,归根结底你还是个没什么能力的废物。”


          卡萨伊掐住了德雷克的脖子,德雷克满眼轻蔑,像是在说:“瞧,我说的对吧?你就是个废物。还需要杀了我掩埋这个事实。还用如此粗糙的方式”


             卡萨伊松开了德雷克的脖子,癫狂的笑着:“好,好,你给我等着,我‘杀’给你看”说完冲出了房间,暗红色的流体覆盖了他全身,嗜杀的气质喷涌而出哦。


      



         血流的越来越多, 德雷克的视野逐渐模糊,恍惚见仿佛看到了一张胡子拉碴的脸。自己早就习惯了孤独,看淡了生死。为什么这一刻却这么期待一个人能的到来。


          埃迪,救救我吧。


﹌﹌﹌﹌﹌﹌﹌﹌﹌﹌﹌﹌﹌﹌﹌﹌﹌﹌﹌﹌﹌﹌﹌

riz生日快乐❤️❤️💛💛💚💚💙💙💜💜,终于能在一天的最后一刻为你送上祝福了。希望在新的一年里你能带来更好的作品,我会一直爱你的。


因为在赶时间而且一直被打扰着,这章写的烂极了,我明天在改😅


   


     


         


评论(2)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