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licity

Beyond Remedy (5)

        彼得环顾了一下,游行基本结束了,只有三三两两的老年人待在路边喝着水润润吼哑了的嗓子——他们无事可干,这也直接关系到他们的利益。


         “抱歉,真的太抱歉了 布洛克先生,我……”

       


         埃迪温柔的打断他:“没事的,kid,我基本把游行录下来了,现在抓紧时间去采访吧。”


        埃迪说着走向一个在休息的老妇人,彼得熟练的架好相机、连通麦克风。


         “您好,女士,您对这次抗议药价增的游行有何看法?”


         还没等埃迪问完,她就对着相机激动的吼起来了:“该死的,你们判决德雷克,查封生命基金会干嘛?半年前刚查封了奥斯本公司。现在市面上只有那些操蛋的制药公司把那些能吃死人的药卖上天价。还让不让我们活了!”


         旁边的人闻讯也凑了过来:“就是, 德雷克博士研制新药救了多少人,那些特效药只卖几百美元,这样的伟人就让政府关进监狱了。什么人体实验,我看分明是迫害。”


          “什么迫害,那些照片你没看到吗?德雷克把人当小白鼠似的做实验,你们的救命药就是浸着鲜血制造出来的,你们吃着不恶心吗?”


          “浸着鲜血?有本事你不吃啊?不吃,你怎么还来这儿,当婊子还要立牌坊。”


           “就是,德雷克十恶不赦,不代表他发明的药不能用,在这样下去死的人比那些流浪汉可多多了。”

             

                               ……………………


          场面一度混乱,不知是谁认出了埃迪,那些激动的大妈们推搡着埃迪,质问他是否和德雷克有私仇。


           埃迪灵活的闪出人群,彼得也诡异的钻进人群,想救埃迪出来,他们隔着人群两脸懵逼,他们都明白对方的速度不是个“人”能做到的。彼得又钻出人群,埃迪背上摄影机,一起狂奔了出去。


         他们到了一个僻静的街道,他们跑了几十千米却都大气不喘。只是他们显然并未多关注这个。这次游行对他们的冲击太大了。谁都没想到奥斯本公司与生命基金会的接连倒台对美国的医疗事业影响这么大。整个制药产业都瘫痪了,每一秒都有鲜活的生命流失,他们都曾经为了心中的正义终结了黑暗的公司。但这真的给人们带来光明了吗?他们只收获了无望的眼神和恶毒的咒骂。是否本来有更好的方法解决这些问题?他们还有机会挽救吗?埃迪和彼得满怀心事地对望了许久,最终心事重重的分开了。


﹏﹏﹏﹏﹏﹏﹏﹏﹏﹏﹏﹏﹏﹏﹏﹏﹏﹏﹏﹏﹏﹏﹏

Ravecraft


          哈利冰凉地盯着犀牛人:“西斯艾维奇,你穿着可以媲美坦克的机甲,却没能把蜘蛛侠打个半死,还差点被警察发现,你不想要你的佣金了吗?”


           “得了吧,哈利,我们都知道你一点都不想杀死蜘蛛侠,以你的手段他可以死多少次,但你只是像一个挑逗女生的高中生一样,明天骚扰他一次。别告诉我,你忘了我们的交易了。”一个胖的像球的中年男人从阴影里走出。奇异的金属肢体在地上划拉出刺耳的声音。


           哈利眉头紧锁:“Doctor Octopus,我想我们是雇佣关系, 所谓的交易是我出钱,你为我做事,所以哈利不是你该叫的。至于蜘蛛侠我想慢慢看他死掉, 你拿钱干你该干的事,不用我教你吧?”

          

          “好吧,小奥斯本,我不在乎你和蜘蛛侠之间的情趣,我也不在乎你的钱,你知道我想要什么。而你需要的也只有我能给。所以别在浪费时间了。”


       

      奥托挥动机械手臂带走犀牛人离开了牢房。哈利空洞的看向窗外,过来一会眼神又逐渐锐利起来。


       对啊,时间不多了。






         埃迪急着回家找德雷克谈谈,埃迪明白他为什么要就德雷克了。或许冥冥之中有一种力量在指引着他们赎罪。他们都是罪恶之人,但他们都有一次改过自新的权利,他们也有能力做好。


           公寓的门是开着的,凌乱的房间写着大大的讽刺。他根本没有赎罪的机会。


                                 德雷克不见了。



评论(2)

热度(66)